搜狐视频免费下载安装

谢慕林还不知道小妹谢映芬因为京城来的消息,把曾经对前嫡母曹淑卿的畏惧抛到了脑后,彻底改变了对她的看法与态度。她安抚完大姐谢映慧后,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想了又想,然后吩咐翠蕉设法给萧瑞那边传了封信。

最近萧瑞也挺忙碌的,不象从前那样,几乎是隔天就上门报到了,又未必知道谢家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不定哪一天才会过来。但谢慕林很想把刚刚听说的消息告诉他,所以还是希望他能挤出时间来走一趟。

第二天傍晚,萧瑞就如约而至。

谢慕林闻讯很高兴地赶到了正院上房。近来因为天气太冷,若没什么事,各人一般都是在自己的屋子里解决一日三餐,尽可能减少出门吹风了。但她一听说未婚夫到来的消息,还是立刻赶了过来,顺便让丫头去通知厨房的人,把她的饭送到上房去。

谢璞还在衙门里加班,文氏接待了萧瑞,又命人摆饭。萧瑞并没有拒绝,他是抽空过来的,还没吃晚饭呢。未婚妻到来前,他也顺道问候了未来岳母许多话,确定谢家没有出现更多的病人,一直安好无事,才算是安了心。

谢慕林掀了门帘进得屋来,与他对望一眼,两人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微笑。

文氏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一声:“真姐儿陪重林稍坐,我去看看两位老太太。”萧瑞忙起身相送,还请她顺道替自己问候长辈一声。谢慕林微红着脸,恭立在侧,又亲手去掀帘子,把母亲给送走了。

然后她才回到暖阁里,与萧瑞隔着一张炕桌,相对而坐。

她仔细打量了萧瑞几眼:“你好象瘦了,也黑了,神色有些憔悴,这阵子是不是很忙?”

“还好。父王让我好生历练呢,我也觉得学会了很多东西。”萧瑞淡淡一笑,“如今外城受灾的民众都安置得差不多了,连城外的百姓也都有了住处与过冬的衣食,大约能把这个新年混过去了。等到来年开春之后,过了春播,才会再次忙碌起来。不过那时候,就用不着我操心了。本地官员自会料理妥当,我只需要跟着看一遍就好。”

谢慕林也稍稍安了心。这么说来,谢璞这边也很快就能歇口气了。新年假期终于可以开始了。

萧瑞问她:“你打发人给我送信,说想见我,有事要告诉我,可是为了京城过来的消息?今日在外城,我与岳父大人见了一面,他简单跟我说了说,但具体的内情,还来不及讲。”

白皙萝莉闺房里的羞涩

谢慕林忙道:“我就是为了这个事才找你的。”随即将叶老高那边透露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萧瑞,顺道也提了自己的一些推测和想法。

萧瑞皱起了眉头:“如此说来,三殿下确实……干得出这种事。可若他真是通过萧家去做的……”他没有说下去,但心情却越发沉重起来。

谢慕林压低声音问他:“你确定,萧将军的想法依旧没有变吗?按理说,萧夫人知道了你的身世后,理当清楚皇帝对萧贵妃会有所不满吧?为什么她还这么死心踏地,非得帮着三皇子不可?这回说不定还连儿子也拉下水了!”

萧瑞咬了咬牙:“这里头自然有缘故,可我离得太远,又好几个月不曾与萧将军联系了,实在无从猜测起!”

谢慕林叹道:“你心里对萧家应该还有感情吧?那还是想办法劝一劝萧将军的好。无论他是知情却默许了这一切,还是不知情被蒙在了鼓里,你都应该劝一劝他。他是皇帝多年的心腹了,应该清楚皇帝的性格。虽说这回三皇子要对付的是曹家,而皇帝不见得容得下曹家,可用那种方式陷害……说真的,曹家为了太子伪造圣旨,皇帝不能忍,难不成萧家为三皇子干这种事,皇帝就能忍了?!当年曹家找来伪造圣旨的人,早已经死了,但三皇子或萧家找到的人,应该还活着吧?他们能弄一份假圣旨来做伪证,又怎么能担保他们不会再弄一份假圣旨,用在三皇子身上呢?一旦弄假成真,那皇帝的真正旨意,又该怎么办?!”

萧瑞微微色变:“确实……”他定了定神,“这件事不可能是萧将军的意思,他应该也不知情。他是这世上最了解皇上的人,怎么可能犯这种蠢?!几次三番进兵部大牢私会方闻山……无论是曹家还是萧家,都不可能瞒得过上头!三殿下是太心急了,以至于忘了分寸;萧夫人很可能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只一心想着要把女儿嫁给三殿下为妻;萧琮……他心里兴许也有几分私心,但他是萧将军寄予厚望的嫡长子,做事不该如此……我猜测他即使参与了此事,也不会涉入太深,很可能只是帮着自己的母亲和妹妹,跟兵部的人打了声招呼而已。”

谢慕林低声道:“可就算涉入不深,他参与了,就是参与了。上面一旦发现,他是躲不过去的!他是萧将军的嫡长子,如今也是唯一的儿子了。他干的事,是会牵连到萧将军的!萧将军刚刚才惹得皇帝不满,这时候再出点事,让皇帝再添疑虑……”

皇帝曾经的心腹,一旦变得不再可靠了,那可不是小事。就算没有犯什么大罪,皇帝也不见得能容忍。尤其是如今这位皇帝,他就不是个大度的君子!还很记仇!

萧瑞抿了抿唇:“我今晚回去,就给萧将军写信,希望能尽快联系上他。就是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事情发生后过了一段日子,才有曹淑卿派叶家人送财北上,叶家人在路上又耽搁了不少时日,方才联系上谢家。前前后后的,起码有一两个月过去了。天知道眼下京城局势变得如何了?

方闻山虽答应曹淑卿,会在审讯自己的官员面前露出破绽,令自己的证词变得不可信。但三皇子那边如果真的祭出了假圣旨,那方闻山的证词就未必重要了。有些事情,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方闻山要顾虑自己的儿女,不敢供出背后的指使者,曹家又要如何证明自己的清白?

——特别是,他家本来就不清白!

萧瑞想到曹家曾经做过的那些孽,也忍不住替他们捏了一把汗。

曹家兴许是罪有应得,但如果为了加速他家的败亡,就把萧家赔进去,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