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兔视频app下载安装

文/齐麟 书法网签约作家


书法艺术起源于什么时候呢?目前现存文献并无明确的记载。不过,我们可以从文字学的研究中获得某种启示。甲骨文中的“

”像经纬交错的织纹,由此引申出美饰的含义。可见古人在造字之初,对汉字的美观性,艺术性就十分重视。并且我们有理由相信,书法艺术的历史与汉字一样悠久,汉字起源的时候,书法艺术便诞生了。

目前我们所知道的最古老的成体系的文字为甲骨文。在出土的甲骨卜辞中可以发现不少练习契刻的甲骨片,例如一片甲骨中有一行规整秀丽,而其他的字歪歪扭扭,不连贯成行。但在这倾斜的行列中偶有规整的字迹出现,是否是老师在一旁捉刀?如果假设前者为老师的示范之作,后者为学生的习作,这就说明当时人们已经开始有意识地进行契刻的训练。此外还有不少甲骨在契刻好的凹线处涂以朱砂或墨,有的甚至在同一片上涂以两色。根据董作宾先生的解释,这完全是出于一种审美意识,出于对艺术的追求,与卜辞并没有什么关系。可见在甲骨文时代,文字已经被人们当做艺术品来处理,在审美意识的驱使下,把甲骨文当做一种纹饰。甲骨文是中国文字的缘起,也是书法艺术的滥觞。

书法之所以能够成为艺术,我觉得和书法表现的对象及书写工具密不可分。书法与书写工具的关系不在下文赘述,主要就书法表现的对象与书法的关系展开讨论。

石鼓文

根据书法的定义来看,书法是“通过汉字书写来表现情感意象的艺术”,汉字是书法艺术的书写对象,汉字本身就具有以下三种艺术性:

1.象形性

这一点在上古汉字中极为突出,最初的汉字按照许慎的说法就是“画成其物,随体结诎”,带有浓厚的图画象形意味,“书画同源”的观点便是针对汉字与图画的密切关系而提出的。汉字的象形性给汉字的字形结体发展,带来了广阔的造型和想象空间。

例如,齿

象人口之形。车

,第一个形体像极了车的俯拍,第二个字形便是对车子特征的突出概括,象形意味依旧很浓。有的字甚至随意增减,异体繁多。包括一些偏旁的置换有的顺序无关紧要,有的却十分严谨,如今我们可以从中来获得灵感,在书法作品中提高对汉字的造型能力。

2.丰富性

按照字体来分,纵观整个汉字系统大致有甲骨文,金文,篆书,分书,草书,行书,楷书这七种字体。横向来看,不同的字体在同一时期也有不同的写法。或对同一个事物从不同的角度造出不同字形的字。如此庞大的汉字体系,古今,繁简,异体可任人挑选,汉字这种丰富性是其他文字所无法比拟的。

3.线条性

线条本身就是一种抽象的表达,虽然原始的象形文字与图画相差无几,但后来由于汉字承担着记录语言的符号功能,为了便于交流使用,日趋线条化,简便化。甲骨文由于工具及材料的特殊,笔画方峻笔直,少弯曲,以大致等粗的线条加以表现。金文中结体浑厚,转折圆浑,泯灭棱角。自汉字隶变后,点画形式与之前相比大为丰富,如分书的“蚕头燕尾”以其短促和波磔对篆书进行解构,楷书基本点画的成熟也标志着书法笔法理论的成熟。线条化的汉字为书法写意抒情性的发挥提供了良好的空间。

可见汉字对于书法来说至关重要,“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舍汉字无以谈书法。下面就四个问题,谈一谈汉字,古文字与书法的关系。

1.汉字形体的变化源于书法审美和交流便利的需要:

汉字由繁到简主要表现为字体和字形两个方面,从字体的演变纵向来看,从甲骨文,金文,篆书,分书,楷书,这五种正体的演变,大体是日趋简便的,书写越来越便利。汉字的象形程度越发地降低,用平直的线条改造盘曲缭绕的图画性文字,逐渐“线条化”。

横向来看,在字体未发生剧烈变化的时期,字形也在趋于简化。甲骨文中就已存在“简化字”,如:渔

偏旁的疏密对比,一方面增加了视觉上的审美效果,一方面也起到了书写便利的作用。在保留了原字的主体特征,予以突出夸张,使汉字的抽象性进一步增强,这种取舍的智慧至今仍值得人们学习。

此外,金文中还有大量肥笔以及团块的存在,按照黄德宽先生的解释“肥笔的存在主要不是浓墨重写的结果,而是由以物绘形的书写方式造成的。随着书写中篆引法的确立,自然而然就完成了弃肥笔而追求匀称的过度”。后来的字体逐渐强调文字的书写性,图画性慢慢降低,这种影响书写节奏的团块逐渐消失,也为汉字的书写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汉字自从隶变以来,突破了古文字阶段书写不便的窘境,在标准分书产生之前,不具有明显“蚕头燕尾”特征的隶书便是篆书的草写程度不高的书体。“解散篆法”,字形化方为圆,用笔趋于平直,这一切都加强了笔画的连贯,提高书写速度的同时也增强了书法艺术表现的节奏感。

当人们觉得隶书书写的速度还是不够便捷时,于是出现了章草,今草,狂草,但是由于狂草不易辨识,没有广为使用,因其能较好地表现人们的内心情感世界,仅仅作为艺术审美对象保留在书法艺术中。

此外,比如“窗”字,最初的字形为

,后来广泛使用了

这个字形。这是典型的附加偏旁的“繁化现象”,其目的主要是为了汉字形体的区分和美的追求。如品

,羴字当初有

形体,最终沿用了“羴”的字形。品,羴的形体变化,这其中肯定是人们出于书法审美的需要,“复归平正”的和谐稳定的书法文化审美最后的选择。

上述所述的文字变化情况,字体的更迭不仅源于人们为了使用便利的实用需求,而且每一步的变化也包含了先民们对美的追求,汉字“趋易”是汉字形体发展的一条主线,“趋易”进一步提高了书法作为线条与点的对比艺术的抽象性,文字与图画的逐渐脱离,使书法的书写更日趋便捷,相应的节奏感和流畅性也日益凸显,音乐性和绘画性作为潜藏在书法的基因也一并得以展现,进一步提高了书法艺术的写意抒情性。

董作宾 甲骨文书法

2.书法家,篆刻家加入金石研究,为古文字的研究架起了一座桥梁。

早在唐朝,韩愈便写下了《石鼓歌》对石鼓极力赞扬,由于当时的古文字学科尚未成熟,书法界也笼罩在帖学的总体氛围中,虽然发现石鼓,但并未引起人们的广泛研究和关注。直到晚清地下文字材料的出土和碑派书家的倡导,这些被遗忘的文字遗迹,才重新回归人们的视野。近代写石鼓文的大家非吴昌硕莫属,吴昌硕是朴学大师俞樾的弟子,古文功底深厚,作为研究古文字的必备书籍,《说文解字》想必当年吴昌硕也是终日临习的,这种深远的影响也体现在吴昌硕后来临习石鼓文的融会贯通中,其独到处便在于将《说文解字》小篆的体势杂糅进石鼓文,形成具有士大夫气,朴茂雄强的特征。

吴昌硕 石鼓文

篆刻主要以篆书作为表现对象,偶有楷书,或少数民族文字入印的情况。篆刻作为一种文人艺术相对成熟较晚,元代王冕和赵孟頫是文人篆刻的肇始,明代的文彭,何震才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文人篆刻家,当时的篆刻艺术的自觉程度较低,直到清朝,一批杰出的篆刻家的涌现带来了篆刻艺术的繁荣和搜集古文字资料的热潮,在“印中求印”“印外求印”思想的指导下,先秦古玺,两汉玺印,六朝碑刻,吉金文字,镜铭钱币等等都成为篆刻家的取法对象,在推动篆刻艺术发展的同时,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人主动搜求古文字资料,把秦汉玺印作为连接甲骨金文与《说文解字》的津梁,在这种勤奋的考据过程中,将学术思考与艺术探索向前推动了一大步,如陈介祺先生极力搜求古器物,于古文字的研究,于篆刻艺术来说都是莫大的贡献。

由于书法家,篆刻家的介入,使这些原本被人遗忘的文字遗迹焕发了生机,早期研究甲骨文的董作宾,叶玉森,丁辅之,罗振玉先生等既是出色的文字学家,也是甲骨文书法家,因为文字研究而爱上书法,因为书法而吸引更多的人投入文字研究。

3.今天古文字研究中可利用书法领域的相关成果

在当今的甲骨学界,对于“分类”与“断代”概念的区分日趋明显,应该将分类与断代作为分析卜辞的两个步骤已成为大多数学者的共识。此外还有学者从书法的角度,按照字体风格的特点来进行分类,例如林澐先生所述“单凭贞人及由同版关系归纳出来的贞人集团,是无法对全部卜辞进行分类的。这是因为有大量甲骨卜辞中并不出现贞人之名。但凡是卜辞总是由具体文字组成的,因此,是必要分析诸贞人集团卜辞在字体书风上各自的特点,从而才能把不出现贞人名的卜辞,按字体书风的特点分别归类”。可见,林澐先生认为从甲骨的字体书风进行分类,能够在贞人组的基础上进行更加精细的归纳。

刘华夏先生在《金文字体与铜器断代》一文中指出“杜勇、沈长云二位先生称,‘目前铜器类型学研究存在的较为突出的………弊端,是对铜器铭文字体、书风的研究普遍不够重视…….遗憾的是,我们在这方面所作的研究真是少得可怜。’二位先生又举王世民、陈公柔、张长寿《西周青铜器分期断代研究》一书为例说,该书‘亦缺乏对铭文字体与书风的讨论。我们注意到,此研究报告虽亦给出了部分青铜器铭文的拓片,但却未对拓片显示出的铭文字体、书风的时代特征进行分析,难道是这方面的内容与分期断代无关?’因此,二位先生‘呼吁加强对青铜器铭文字体书风的研究,也是为着纠正在这方面存在着的与铜器断代有关的错误说法’笔者认为,这种呼吁是非常及时的。” 刘华夏先生同样从书法的角度,呼吁根据金文字体书风来明确金文的分期断代。

李松儒先生在《战国简帛字迹研究——以上博简为中心》一文中指出,根据简帛文字的运笔特征,文字形态特征等具有鲜明书法特征的角度来研究楚简的抄手,编联以及残简的拼合问题,同时也对竹简的辩伪起到了积极的意义。

以上这些生动的例子都体现了古文字研究发挥了书法在学术领域的价值。

林尔 花港观鱼

4.古文字对当代书法的借鉴意义

当代书法创作的主体已经有别于过去的士大夫文人,主要由专业的书法家从事书法创作。近年来的“展厅效应”虽然颇受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一方面,除传统文本式的书法阅读欣赏方式之外,另一方面书法作为“看的图式”其视觉效果也在不断加强。甲骨文,金文,简帛,古文字所提供的是完全不同于名家书法的一套范式,可以打开书家的思维方式,从中获得灵感与启迪。古文字的点画夸张,结体对比关系丰富,迥异于前人的章法形式,有较强的视觉震撼效果。这些正是和当代人丰富,刺激审美所相契合的。说到底我们对于传统的选择,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需要,正是由于时代精神的灌注,才让传统焕发生机。

汉字以其悠久的历史,博大精深的内容和诱人的魅力,千百年来受到人们的喜爱。上至九五之尊,下至市井布衣,无不为之着迷。在学术研究日趋开放的今天,各个专业领域的专家辈出,各学科不仅在各自的深度上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学科与学科之间的联系也日益密切,相信在这个充满机遇与挑战的大时代里,汉字研究与书法艺术也会携手向前,在两者相互支撑下,开出学术研究崭新的一代新风!


本文为书法网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好兔视频app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