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荫ap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苏清欢道:“没什么,只是怀里府里混进了细作,让清婉跟着,结果发生了意外。既然没事就回军营吧,顺便把阿狸带回去。”

府里多事之秋,几个孩子还是暂时避开的好。

阿狸在门口急忙道:“好,好。姐姐,这可是娘让带我回去的。”

阿妩才不走,她又不是傻子,娘和姐姐分明有事想要瞒着自己。

她没好气地道:“不走不走,我今天要在府里陪着娘。”

阿狸急得跺脚:“那我自己先回去行不行?”

功课怎么能落下?下午还要学一套新的拳法呢。

苏清欢皱眉道:“阿妩,先带弟弟回去,不要添乱。大蒙的细作混入了边城,以后不管进出,绝对不可以把暗卫甩开。”

阿妩不服气地嘟囔道:“我当然知道,大蒙的细作还是我和小可抓的呢!越是这种时候,我越不能离开,我得在府里保护娘亲和弟弟啊!”

苏清欢瞪了她一眼:“爹在府里。”

阿妩:好吧,又来秀恩爱了。

青春朝气蓬勃 向上的力量

不过她就决定厚着脸皮不回去,下定决心一定要搞清楚娘和姐姐打的哑谜。

蒋嫣然出去,她也要跟着出去,被苏清欢叫住。

“阿妩,不要添乱!”苏清欢严厉地道,“现在不是闹着玩的时候。”

阿妩城府太浅,根本藏不住事情。

阿妩见娘很坚决,知道是赖不过去了,不服气地出去把阿狸拎上,恨恨地骑马回军营。

“姐姐,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告诉娘和蒋姐姐她们在说什么。”坐在她前面的阿狸小声道。

阿妩握紧缰绳,双腿一夹马腹,汗血宝马箭一般地窜出去。

阿狸吓得抓住马的鬓毛,紧紧趴在马背上不敢动弹。

阿妩见他害怕才勒马,冷笑道:“现在告不告诉我?”

苏清欢不许阿狸太早学骑马,所以到现在,这也是他的弱项。

阿狸控诉:“姐姐这样就不对了。”

“哦?”阿妩眼神露出威胁,“我看还是嫌我骑得慢。”

“不慢不慢,”阿狸无奈妥协,“要是我没猜错,娘和姐姐说的是姜青萝。”

“她?”阿妩对这个总是在蒋嫣然身后安静的大丫鬟没有太多的印象,除去知道她本来是别人送给爹,是姐姐的帮手以外,基本没其他认知了。

“怎么知道的?”阿妩有点怀疑这只小狐狸信口开河。

“有一次我在娘屋里睡着了,姐姐进来跟娘说话我听到了。”

“听到了什么?”

“说姜青萝是大蒙人,当初好像是入府之后被姐姐发现了蛛丝马迹,害怕打草惊蛇才没有声张,后来大概就是想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所以一直留着她。”

阿妩震惊,越发不敢相信地道:“敢撒谎,我现在就把扔下去。”

“我骗姐姐做什么?这件事情我估计不多人知道。娘不告诉,怕到处乱说。”

阿狸真相了。

阿妩扭住他的耳朵转了半圈:“胡说八道,我是那种不知深浅的人吗?”

天哪,要是阿狸说的是真的,那娘和姐姐也太沉得住气了,敢把大蒙细作留在府里这么多年。

等等,前些日子她偶然遇见姜青萝去布庄,但是姐姐却说她不是去替府里采买,难道是在与人接头?

阿妩摩拳擦掌,想去布庄看一下。

然而想想阿狸刚才说的话,又觉得不能太莽撞,坏了大事,岂不是坐实了她不够沉稳的缺点?

先回去,问问小萝卜再说;虽然他大部分时候不在府里,但是府里的事情肯定也瞒不过他。

“疼,疼,疼……”阿狸捂住耳朵。

“抓好了,咱们回军营。”阿妩松开他,鞭子往马屁股上抽了下,宝马像离弦的箭一般,风驰电掣而去。

阿狸被颠簸地五脏六腑都要挪位了。

女人果然不可信,明明说好投降不杀,可是他刚跟她透露了那么重要的消息,转头,不,都还没转头呢,她就这样对自己。

阿妩跑去找小萝卜问话不提。

将军府里。

蒋嫣然不动声色地回到自己院里,让人去喊姜青萝过来。

片刻后,姜青萝如往日一样进来,恭恭敬敬地给她行礼。

蒋嫣然抿了一口凉茶,指着桌上的一小瓶药膏道:“帮我把这个送给白苏姑姑。”

“外伤膏?”姜青萝拿起来后看了看,讶然地道。

“嗯。清婉在街上买东西,看到一个男人鬼鬼祟祟,怀疑是大蒙细作。跟着他到茶肆,结果不小心被发现,受了伤,不过也没有大碍。”

姜青萝眼睛睁得很大:“茶肆?奴今天也去了茶肆,怎么没遇到?否则无论如何也要帮清婉的。”

蒋嫣然道:“小孩子胡思乱想也未可知。大蒙细作难道还写在脸上不成?估计就是指鹿为马,惹恼了别人,所以才会被打。但是清婉是白苏姑姑的女儿,夫人都没有戳破她,咱们也不必做这个坏人。先赶紧把药送过去,旁人也显不出我重视。”

姜青萝似乎松了口气,恭敬道:“是。”

说完,她拿着药匆匆往白苏家而去。

蒋嫣然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嘴角牵起,冷笑连连。

果然是个胆大的,这种情况下不逃跑自保,竟然还敢回来反过来试探自己。

这是在府里养了这么多年,自以为是重要人物了吧。

白苏见姜青萝进来送药,说了些感谢的话便收下了药。

姜青萝道:“我进去看看清婉吧,我心里也一直记挂着。”

白苏笑道:“没什么大碍,倒让姑娘牵挂了。姑娘里面请。”

说着,她掀开帘子请姜青萝进去。

清婉笑着跟姜青萝打招呼,眼神澄澈,说话落落大方,态度亲和,一如从前。

姜青萝不由更松了口气,把自己也去过茶肆的话说了,道:“要是喊一声,说不定我就听见了。我带着好几个侍卫,肯定不会让吃亏的。”

这是想说,她不是一个人出去的?

白苏眼神闪了闪,道:“下次就该知道了。别看她从小习武,胆子小着呢,平白挨了打,连人都没看清。”

标签:

Related Post

嘿咻连载嘿咻连载

“怎么是你?” 龙隐呆呆地看着苗若兰。 他是真没有想到,落霞山多出来的那一个人,居然就是苗若兰。 妈的,这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