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阴app成年色系破解版

  

有网友提问:周深为什么每次一上节目或晚会唱个歌总能上热搜。其他歌手都是偶尔上,他是每次。为什么?

  

  

周深唱歌的话题是热搜常客

  

  

有两个最主要的因素——个人演唱的能力和水平、背后的资本。缺一不可。

  

周深不是那种背景深厚的少爷咖,也不是公关不断的营销咖,更不是从一开始就被金主爸爸看好的资本咖。而且周深的长相和身高注定了他不可能成为那种纯粹凭脸就涨粉恰饭的“爱豆”。

  

事实上,从周深参加“好声音”以来,直到“声入人心”之前,他一直不被看好。别说没人给他买热搜了,甚至连基本的歌手从业之路的开销和收入都难以保证。能够坚持下来,苦熬四五年,一个是靠自己热爱,另一个是靠一首歌一首歌唱下来吸引到的“铁粉”不离不弃。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周深的某博只有三四十万粉丝,在娱乐圈属于极为边缘的人物。

  

好声音的导师那英不看好他,他所在的公司把他和李维打包组成组合往外推,事实证明这是个相当蠢的主意,公司没有眼光,也浪费了周深的能力、掩盖了他的光芒。

  

那么周深有什么潜质和光芒呢?首先是他的音色和音准,因为这不是个音乐讨论帖,就不展开细说了,简言之,超一流,尤其是临场,非常稳;其次是他的性格,尽管本人内向,但一旦玩开了,他有很多古灵精怪的想法和作法,很招人喜欢,说得文绉绉一点,就是有观众缘,比较可爱;再次他对歌曲的表达,特别是咬字和语气把握得十分精当,你不会觉得他唱歌油腻,哪怕是他开玩笑地唱一首土嗨歌曲,也让人不觉莞尔,而不是腻得心烦;还有,他的歌路是很广的,慢抒情、小甜歌、机灵的快歌、二次元风格的歌曲、仙气的古风、日韩欧美的一些曲风、民歌和戏曲风,他都能唱一唱,他的曲库是很庞大的,只不过包括他的好声音导师那英和不少与他有来往的音乐界前辈并不了解,以为他只能唱一种歌,经验主义的错误;最后,周深早年玩过YY,锻炼了很好的与观众网络互动的亲和力和沟通力,他是那种你越接触越觉得他人不错的类型,而不像有些明星被包装得油光水滑,你一近距离接触,多了解他一些,就发现他只是个草包。此外,周深受过正规的声乐培训,这为他的演唱生涯打下了坚实且科学的基础。

  

就是这样的周深,要不是幸运地得到了高晓松和尹约的赏识,后来拿到了《大鱼》这首歌的演唱机会,估计现在可能也跟他的老搭档李维一样,不得不落寞地跑小场子和网络直播维持生计呢。幸亏有了《大鱼》,这首歌后来得以在“好声音”上与郭沁合唱,成全了郭沁,更成全了周深。周深以自己稳定出色的临场表现赢得了口碑,这也是他【唱完歌上热搜】的开始。与当年的《欢颜》、《贝加尔湖畔》有所不同,这次是周深纯粹以个人的音乐能力上热搜的。(欢颜的点是男生女声,当年热搜的点全扑在了猎奇向;贝加尔湖畔是双人,尽管周深明显是相对更吸引人的点)

  

  

周深通过《好声音》进入歌坛的前半程走得并不顺利

  

  

之后,周深又曾因为在好声音上帮唱而上过热搜。与此同年,他去了内娱造星工厂芒果台,参加了声入人心,虽然登场次数不多,但却是他人生的转折点——一是被更多国内音乐界的大佬认识,因为这个节目的主打是美声和音乐剧,很多内行在关注,比如上音的廖昌永院长带他去了文联的晚会,简单的一步就让他被音乐界认可了;二是认识了不少各大院校出来的专业年轻歌手;三是与洪涛和芒果牵上了线。

  

更有意思的是,周深以他独特的音色和唱法参加过两次“蒙面歌王”,这个节目的设置无比适合他的路数,效果奇佳,留下了很多名场面,这也是非常有话题性的。

  

直到这个时候,周深的公司,也就是背后的资本才开始正眼看了看这个在娱乐圈属于相貌和个头都不出众的年轻人。

  

2019年年末的《我们的歌》是周深背后的资本正式发力的起点。尽管那时候周深的粉丝已经逐渐积累起来了,但比起那些真正的流量来,还是不够看的,连那些流量想上热搜都给公司掏钱,何况是周深?现在早就不是靠用户手动搜就能搜上去的纯真年代了

  

我们发现,在《我们的歌》期间,周深的每一次表演都会必然地上热搜。资本可不傻,公司肯出手,就是看准了周深唱得好,有火的潜质,只要把宣传推上去,就能带来可观的回报。周深背后的资本终于肯下注了,他们悟了。

  

即便是《我们的歌》这种竞技性不如“歌手”和“好声音”的音综,要想唱到最后的决赛、甚至得冠军,也要有资本的强力支持。电视台都是很现实的,节目组和赞助商更是。周深背后的资本给了承诺,效果也很好,周深的表现争气,不但唱得好,而且在节目里还成了梗王和开心果,玩得很开,最后夺冠。于情于理,节目组和周深双赢,观众也不觉得有任何争议,这是真正的实至名归。我们的歌是那一个季度里的收视冠军。

  

通过《我们的歌》,周深背后的资本确认了——这小子值得投资。于是,他登上了国内音综的头牌节目《歌手2020》。尽管这一季歌手以年轻人为主打,缺乏了往季的成名前辈压阵,但依旧是众多年轻歌手梦寐以求的大舞台,能在这个舞台上露脸的,决不是仅凭歌手自己单打独斗就能立住脚的。没有资本爸爸,没有团队支持,没有高人指点,来了也是炮灰,例子就不用我举了。

  

  

周深展示优美的吟唱

  

  

把周深推上《歌手》,意味着周深背后的资本下了重注。众所周知,周深的小宿舍很小很“朴素”,显眼的家具是个简易小衣柜,便宜货,他没什么钱的。周深不可能自己带资进组,那么他的资本支持只能来自看好他的金主爸爸。有人说,周深的公司不是不给力吗?哪来的资本?其一,不给力是之前,他的公司对他不重视,而不是说他的公司一点能力都没有,来真格的总能有些实力的;其二,任何娱乐圈的经纪公司背后都有灵活且复杂的资本构成,随时变动,不能用一成不变的思维看问题;其三,高晓松如此看重周深,除了确实一贯看好他、赏识他的才能,是否也有背后阿里系在文娱领域的一些意图呢;其四,周深为人比较老实本份,跟了那英这个导师后,签了现在的公司后,没闹什么幺蛾子,老老实实,那英对他的重视程度也在变化,以那英的行业地位,稍稍提携一下,牵线搭桥,对周深都有助益;其五,周深已经表现出很强的潜力股资质,你怎么知道没有其他的资本有想法呢?总而言之,从参加《歌手》的那一刻,周深背后的资本就不是疲软窝囊废了,而是强力出击。

  

周深参加《歌手》的过程就不详述了。大鱼开了个好头,达尼亚夺冠是第一个爆发,达拉崩吧的爆火出圈让周深彻底上了一个台阶,换句话说,有了这首歌,昨日的周深与今日的周深就不是同一个咖位了。有多少流量和歌手一辈子都追求就是出圈,但哪怕粉丝把流量顶到吓人,依旧不能得到路人的认可。周深的达拉崩吧成为出圈的歌和梗,很多名人和大咖也知道并自用,b站上该视频播放超过1300万,而且还在涨,这是很吓人的巨量。周深的这些出色表现给资本增加了信心,其中的典型做法就是——周深只要一登台唱歌,支持他的资本就愿意投入钱到宣传中,比如给他上热搜

  

通俗地说,资本的游戏其实是信心的游戏,只要投资方相信他值,他就值,只要买方市场也觉得他值,他就能涨,资本就有得赚。从《我们的歌》到《歌手》,再到歌手结束后周深参加的几个晚会演出,国风的《荒城渡》、芒果青年晚会唱的应景歌、江苏晚会的《千千阙歌》,周深全都上了热搜,因为唱歌。一方面,资本出手果断,手笔不小,确实是看好周深今后的发展,另一方面资本也比较有眼光,给歌手推唱歌的热搜叫做“务正业”,如果给歌手推什么穿衣服、剪头发、人设之类的热搜,那就变成了文不对题的流量操作。

  

从效果看,周深唱得确实好,上了热搜,除了粉丝很高兴,更重要的是真有不少路人来听,听完了给予赞美,说得俗一点就是“吸到新粉了”,投资没白打水漂,这是良性循环。我特地观察了一下昨天《千千阙歌》热搜的评论、转发和点赞,里面有数量可观的骑墙路人和纯陌生人,连最难搞定的“糙快猛”直男群体和大龄网友里都有不少转赞和评论夸奖的,很多人想要这首歌的音源,放在播放器里循环,他们也许不会变成“铁粉”,但路人缘起来了,也是值了。大家知道,现在互联网进入存量市场,很多app为了争夺用户,拉新成本几乎涨到了50元/人或以上的吓人程度,参考这个标准,周深背后的资本为他吸来的新粉和路人盘早就回本有余、还赚到了。

  

如果把视野放大,我们会发现,比如在b站有不少up已经在蹭周深的热度了,他们知道周深性格好,蹭得很安全,这也说明周深的热度起来了,人气旺了,——你火了这才有人主动蹭你嘛,如果是你个nbcs,谁会蹭你的热度呢?另外,周深三四年前、甚至六七年前的一些直播音视频也翻火,几万播放量的比比皆是;一两千弹幕的屡见不鲜;百万播放和上万弹幕的热门视频也挺多的。各种营销号也乐意写些周深的文章,贴吧活跃着周深的铁粉和黑粉,这都是周深人气涨高、资本投资得到回报的佐证。

  

综上,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不爱,特别是在资本打底的娱乐圈这个最大的名利场里,你要想火,自己有能力是一个基本要素,更重要的是有资本的看好,然后就是机遇和运气,三管齐下,最后就看你的观众缘了。周深从进入娱乐圈至今,苦熬六七年,如果算上他2010年初登YY在网上唱歌,整整十年了,那时他有了自己的第一个粉丝、第一个粉丝团布丁。

  

对了,为何周深的粉丝从“布丁”改名为“生米”这么一个有点怪的名字呢?说起来可能还是个小悲剧故事,周深参加好声音后,小有名气,他的粉丝团“布丁”就被另一个早几年进入娱乐圈的前辈的粉丝盯上了,那个前辈艺人的粉丝团也叫“布丁”,人多势众,初出茅庐的周深和他的粉丝们哪里顶得住,被喷到不得不委屈求全改名。瞧,娱乐圈就是这么残酷,你人气低、没背景,连粉丝团的名字都保不住,还谈什么热搜?实力在很多时候并不能决定一切。

  

  

夜间直播

  

日本鬼子一个炮楼里藏着50名中国妇女,长的仅25岁,最小的才13岁

日军从1937年9月入侵山西天镇起,一路攻城略地,一路烧杀奸淫,直至1945年战败投降,残害山西妇女的兽行从未停息。

  

这一惨绝人性的做法,到1938年6月,得到了日本军方的广泛普及。

  

1938年6日,日军华北方面军参谋长冈部直三郎向所属数十万部队发出设置慰安所的命令。日军的这一制度的实施,在山西大体呈现出如下4种不同的形式:

  

一是在太原市及诸多县城里建有日本籍、朝鲜籍妇女组成的慰安所,专供日军官兵泄欲。如太原沦陷期间,日军在察院后(街)、西校尉营26号、中校尉营代县会馆及耿步蟾大院、大袁家巷22号、三圣庵、正太街、西羊市、豆芽巷、大小濮府一带就为日军官兵设有这样的慰安所。

  

二是在日本籍、朝鲜籍慰安妇不足的县城,同时兼有日军命令伪县政府强迫而来的中国籍妇女充当。

  

三是在日占区的边沿地带靠“扫荡”抓捕来的中国妇女充当慰安妇,供其发泄。

  

四是在设有伪村公所、维持会的农村,依靠伪政权,用强迫、恐吓的手段“搜罗”妇女。

  

1941年,日本华北方面军第1军独立混成第4旅团侵入盂县,随之,他们派出分遣队进驻当地的进圭村、西烟镇和河东村等地,并设立了炮楼。

  

这些鬼子,一边修炮楼,一边忙着到处抓中国妇女。

  

据统计,有一个炮楼里,竟然藏着50名妇女。

  

这些妇女,都是在当地被抓走的妇女,当时她们最年长的仅25岁,而最小的只有13岁,这50名妇女日夜遭受着日本鬼子的糟蹋,一年后,只有20名活了下来,但因为长期被糟蹋,都奄奄一息,医治了很长时间,才医治好。但有的刚被治好,就又被鬼子抓进了炮楼,继续被折磨得死去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