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ana软件注册

此时,在江南市的一栋安全屋之中。

黄问天嘴里叼着一根烟,露出了沉思的神色,而他的对面坐着陈美月。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现在到底该怎么办,馆长,想个办法吧,我是没有主意了。”

黄问天点了点头,“看来燕京那边准备动手了,可恶,挑什么时候不好,偏偏挑选在这个时间。”

“他们搞魏峰,我不管,可总要选个时候吧,现在正是用人之际,魏峰的位置又无可替代,这不是诚心添乱吗?”

陈美月似乎听出了什么苗头,问道:“馆长,难道在燕京,有人跟魏峰过不去吗?”

黄问天点点头,说道:“据我所知,应该是的,这张逮捕令是副馆长开的,而这位副馆长,是他的人。”

他?

他是谁?

“馆长,说的什么意思,我好像不太明白。”

“有些事不用明白,只需要知道,燕京局势复杂,就连我也不能如鱼得水啊。”

“难道连也管不了吗,可是七号公馆的总馆长啊,魏峰现在被竟然被关押进了地狱岛监狱,那个地方太危险了。”

雪地里的可爱小精灵

“副馆长下的逮捕令,难道一个正馆长都没有权利驳回吗?”

黄问天摇头一笑,说道:“哪有说的那么简单,我说了,燕京局势复杂,尤其七号公馆跟管着江湖之事,就好像是一个大染缸,各方势力都要插上一手。”

“那个副馆长就是其中一个势力安插进七号公馆的,我如果太过强势,怕让对方颜面上不太好看。”

“而且,这一次我下江南,以为真的那么简单吗,由我挂帅负责此次变异人事件,可不是一个轻松的差事啊,若是办不好,恐怕这总馆长的位置……“

说到这里,他已经不再说下去了,其实也不言自明。

黄问天向来属于中立派,没有投靠任何一方的势力,这也是他能成为总馆长的主要原因。

可是,这个位置能不能坐稳,还不一定呢。

只要犯下一点小错,便会被他们揪住小辫子,穿小鞋都是小事,一个不好,就是万劫不复啊。

这些事,他自然没必要跟陈美月去说。

只是,陈美月也是眼明心亮,虽然眼睛局势她并不太清楚,可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陈美月涉入江湖久矣,对人性还是了解一些的。

“那咱们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陈美月叹了一口气说道。

将魏峰扣押,可谓是一箭双雕,一来可以铲除眼中钉,而来可以折断黄问天的一只羽翼。

燕京那边的势力,可谓是用心险恶了,而且也正巧魏峰被他们抓住了把柄,让黄问天无话可说。

对于权谋之事,魏峰向来不屑,但是从古至今,从来都是权谋在左右着局势,从这方面来说,魏峰还是有些年轻气盛了。

黄问天陷入了沉思,“难道要给那个女人打电话吗。如果真的联系她的话,说不定这件事会解决,可是魏峰又陷入了另一个麻烦之中。”

“怕是比这件麻烦还要麻烦的麻烦啊。”黄问天苦笑道。

而就在这时,黄问天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听道:“什么事?”

“黄老,变异人那边抓到了一个头目,要不要来亲自审问?”

“不用了,们看着处理吧,不……等等!”

“我来亲自审问,这件事不用过问了,把他送到我这里来。”

陈美月不解的看着黄老,发现黄老竟然露出了一丝老狐狸一般狡猾的笑容。

“黄老,是不是有什么办法了?”

黄老淡淡的笑道:“自然是有了,听说过移花接木,李代桃僵吗?”

陈美月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意思,我还是不太明白?”

“等等就知道了,我先看看这个人适不适合。”

过了半个小时,变异人头目就送了进来,近乎一米八的身高,留着短发,带着耳钉,有几分痞子相,体型精壮,不胖也不瘦。

黄老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很合适啊。”

“把他先带下去,好好看管。”

陈美月不解的问道:“黄老,到底有什么主意啊,快点跟我说说。”

黄老幽幽的说道:“我打算走一步险棋,换脸!”

“换脸?”

“不错,我是搞特工出身的,掌握一种制作人皮面具的技术,可以将人换成另一个人的样子,毫无破绽。”

“的意思是……”陈美月惊讶的捂住了娇唇。

“不错,将这个头目送进地狱岛监狱,变成魏峰的样子,再将魏峰换出来,变成这个头目的样子。”

“这样一来,魏峰就能打入敌人内部了,又能不被燕京那边的人发现,又能解决眼下棘手的问题,岂不是两全其美。”

陈美月这才彻底明白对方的意图,这的确是一步好棋啊。

“冥罗那边已经答应加入变异人的队伍了,再派魏峰去是不是有些多余,而且也增加了危险性。”

“不,一明一暗,这样最好,掩人耳目,不容易被他们发现,就按照我说的做吧,去准备一下,去地狱岛监狱一趟,就说要探监。”

陈美月站了起来,刚要着手去准备,可一想又不对劲。

“可是,黄老,刚才说燕京有人在觊觎的位置,如果被他们发现了,的位置岂不是……”

黄老笑着摇摇头,安稳的说道:“我老了,还能干几年,大不了把我赶下台嘛,还能把我怎么样,我倒是乐的清闲自在呢,眼下这件事最重要。”

“这恐怕是我退休前,为华夏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陈美月知道这话是拿来安慰自己的,不过她还是坚定的点点头,大踏步的离开了安全屋。

黄老这时叫来了外面的守卫说道:“去,把刚才那个头目叫进来吧。”

那个头目很快被人带了进来,依旧张狂无比。

“这老头特么是谁啊,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特么不会是个老变态吧?”

黄老露出一丝冷漠的笑容,在他的脸上看来看去,还拿出工具比量了一下。

“不错,不错,尺寸什么的也正合适,倒是省了我不少事啊。”

“卧槽,死老头,到底要干嘛?”

“不干嘛,就是给做一个小手术……”

标签:

Related Post

食色官网食色官网

这样做不觉得很可恶,对我哥哥很残忍吗?真是枉为人母,因为那么一点小事,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为了寻找安慰,就投 […]